•  前言:广义的上海,有很多灵魂,有像我爸爸那种,也有像我这种。张爱玲,做为上海最重要的灵魂之一,当她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也就忍不住要写下这两篇东西,捕捕风,捉捉影。因为捕上海的风,捉上海的影,本来就是我家从小常在做的事啊。1张爱玲可以有很多种死法,别的人,未必可以。张爱玲可以有很多种死法,而她使用了其中一种。这种死法..............
  • 1接到了“狐狸打给小王子”的电话。“……喂?……小王子吗?……呃,我是狐狸。”就是这样的开场。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经常接到奇特电话的我,很本能的知道了这是人生中,那种快乐的陷阱。所谓“快乐的陷阱”嘛……就是只要你一觉得快乐,就会自动掉进去的灵巧装置吧。我笑着掉进去了。 当对方是完全陌生的人,却带来了完..............
  • 考第一名,除了可以拿来换取“其它利益”之外,实在是很无聊的事情。 头一次考到第一名的时候,是在非常无知的小学一年级,完全搞不清楚“考试”是干什么用的。 就像小斑马或小野牛,被狮子老虎追着跑的时候,会本能的快跑,跑得快就活命,跑得慢就被吃掉,没有任何一只小动物会发神经,想去“跑第一名”这种无聊事。 长颈鹿不会比赛谁的“脖子第一名”,苍蝇不会比赛..............
  • 1咱们父子被请客,吃大饭店里的自助大餐,我陪爸爸排进队伍,拿了只瓷盘递给爸,爸就叹了口气——“上海人不吃自助餐的。”爸说。“为什么?”我问。“端着盘子排队才有得吃,只有乞丐才这么落魄。”爸说。“啊!这样子!”我背脊一冷。刹那间,饭店华丽的大厅突然刮起寒风,就好像小丸子卡通里,爷爷和小丸子被一句残忍的话卷入旋涡那样,..............
  •       小鸡啄破了蛋壳出来以后,会用怎么样的心情,看待地上那些他自己的蛋壳碎片呢?    应该会觉得滑稽吧——“我……竟然是从这么可笑的东西里钻出来的?”    也有些小鸡会有复仇的快感——“总算被我摆脱了这个讨厌的壳!”    还有些小鸡,则充满了眷恋——“哎呀,怎么被我弄得破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