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8-25

    第十八号男孩 神秘男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id-29010-logs/349166.html


        从校门出去左转的街角,出现了一个神秘男。
        想想在他出现之前,并没有什么征兆,没有下大雨,也没打雷,就是很突然的,从某月某日某时刻开始,直接出现在街角,每天都在,一连伫立几个钟头。
        他的短发说不上什么发型,穿着也就是当时年轻人常传的有腰身衬衫,衬衫下摆放外面,裤管一点点喇叭,这种外形是在不起眼,如果不是他那对眼睛太大、睫毛太长,应该是没什么人会注意到他的。
        他永远站在街角那棵树的旁边。我们下课以后,不管是几点经过那里,他都站在同一个位置。他如果再苍白些、换上白衣白裤,你几乎就可以断定他是被那棵树困住的幽灵了。
        当然他不是,他一点幽灵的气质都没有,他有点黑、有点肌肉,而且,最不像幽灵的,是他的眼睛很灵活。每次我们走过,他的眼睛都会跟随着我们,直到我们转过街角,他看不见我们为止。
        我跟同学研究过这位男生,他是神经病吗?或是搞神秘?如果是搞神秘,他的乐趣到底在哪?
        有一天下课后,我决定试探一下,我摆脱同学,在学校留到很晚才离开。我一个人经过街角,发现他真的还在树旁边,我已经比我通常看到他又要再晚两三个小时了。我有点讶异,但他看起来比我还讶异。
        接着,我做出更令他讶异的事情。
        我走到树旁边的路灯底下,靠着灯杆,我拿出书,开始用路灯的灯光看书。我偶尔看他一眼,其它时间就假装在看书,可是,当我发现他始终毫不掩饰的直直盯着我看的时候,我也就渐渐肆无忌惮的回看他。
        这场古怪的对峙,在路灯下进行着,风偶尔吹落几片树叶、不相干的路人偶尔走过,但对峙一直没有中断。
        大概对峙了一个钟头吧,十八号男生似乎生气了,他的长睫毛唰唰唰的眨了好几遍,他直直对我走过来。
        “喂,同学,你到底想干什么?”他看着我。
        “那你又想干什么?”我回看他。
        “我?我……我干什么,关你什么事?”长睫毛唰唰唰。
        “那我干什么,又管你什么事?”我反问他。
        “当然关我的事!我负责官邸前面的安全。”他说。
        “官邸?什么官邸?”我问。
        “副总统阿,不知道吗?副总统上个星期搬到你们学校旁边来住,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
        “我怎么会知道这种事?”
        “赶快走开啦,你在这里搞这么久到底在搞什么鬼我根本看不懂,等一下被我们长官发现,告诉你们学校,你就死定了。”
        我把书放进书包,走人。

        原来他是便衣警察。原来还真有便衣警察这种人,原来便衣警察也会长成这个样子。
        快要转过街角的时候,我回过头来问他——
        “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赶我走?”
        “我,我……”
        我没等他说完,就走了。

        两个礼拜以后,忽然换成另外一个人站岗。大概他被调走了。
        我也就渐渐忘记他长的样子,直到,直到有一天下课,我发现他竟然站在校门口,我才又想起他的长睫毛来。
        而他说他这次可不是来站岗的。于是我们又直直对看,两个人都笑起来。
    分享到:

    评论

  • 想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