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9-05

    小便姿势讨论会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id-29010-logs/1069307.html

    有些女生硬是要站着小便,同样的,也有男生小便时一定要坐着。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喜好,这是个自由的世界。
    “我和我的管家到柏林,住进饭店的那一天,是管家先生这一生看见抽水马桶的第一天。”正在为我准备小豆蔻马萨拉茶的印度朋友,忽然开始讲故事了——
    “管家先生凝视着马桶,问我怎么用,我就指一指把手,示范的冲了一次水给他看。他立刻就学会了,向我表示很容易。然后,他缓缓的从行李中,把脏衣服拿出来,放进马桶里,像放进恒河的河水里那样,搅一搅,就冲一次水,再搅一搅,再冲一次水……”
    我听到这里,觉得很困惑。
    这当然是个很不错的故事,既有其宇宙之共通性,也很有道德上加以申论的空间,可是,这跟我正在讲的小便习惯,有什么关系呢?
    “确实是很好的马桶故事……可是,跟小便有什么关系呢?”我问我的印度朋友。
    “吭?你是在谈小便吗?我以为是在谈自由的世界呢!”他怔怔的回答。
    啊,原来是这样的逻辑。
    的确,要说到世界的自由,用小便的姿势也说得通,用马桶的功能作说明,也未尝不可吧?!

    这个世界越自由,就越没有效率,这是大家都已经知道的事情。
    聊天的效率,也没有豁免的特权。

    马桶圈上的脚印
    “……而且,小便的姿势,和马桶也还是很有关系的哩……”为我煮了鱼汤的挪威朋友,一边把汤舀到碗里,一边说——
    “我以前有个同学是日本人,她每次上完厕所,换我进去上的时候,都会看到马桶的圈圈上有两个鞋印。我那时候就很害怕,以为她喜欢偷看,每次都假装上厕所,然后站在马桶圈圈上,偷看隔壁的同学……”
    “咦?你们学校的厕所隔板上面,都没有人挖好偷看的洞吗?”印度朋友问挪威朋友。
    “呆子!只有你们男生的厕所,才会挖那么多洞啦,我们女厕所……”
    “不对不对。”印度朋友打断她的话:“我看录影带里面你们女生厕所也……”
    “呃……结果你是怎么发现日本同学并不是为了偷看,才把脚踩在马桶两边的呢?”我开口以便帮助话题回到正常的轨道。
    聊天的效率,可以牺牲一次,不用牺牲两次。
    “那还不简单,有一次趁日本同学上厕所的时候,我就走进她隔壁那件,站在马桶圈圈上偷看过去,才知道,她都是踩在马桶圈上面小便,并没有在偷看啊。”挪威朋友,笑嘻嘻的,把一碗鱼汤推到我面前。

    凡尔赛宫无厕所
    “唉,能够在屋顶下坐着小便,是值得珍惜的福分啊……”我的法国朋友,打开了一瓶苦艾果子酒,闻了闻,继续说——
    “我们的枫丹白露宫,还有凡尔赛宫,原本都是没有厕所的。当时除了国王拥有藏着便器的华丽座椅,所有爵爷贵妇,都要自己到庭院里去解决的。只有国王,才能在屋顶下,才能坐着啊!”法国朋友感叹着,为我到了一杯苦艾酒:“想想看那些贵妇,都穿着降落伞般的裙子哪!”

    事已至此,我充分的觉悟到:聊天的效率,完全没有追求的可能。
    以性别差距论展开的话题,被印度朋友转向了贫富差距论,再被挪威朋友转向了文化差距论,而终于流浪到了法国朋友的阶级差距论,做成了悲伤的结束。
    在这样自由的世界气氛里,我们纷纷举起了马萨拉香茶、庸鲽鱼汤、苦艾果子酒,碰碗碰杯,畅饮起来。
    以讨论各种小便姿势开始的聚会,却以狂饮各式各样的水酒汤汁做结束,这份把无奈酿制成快乐的苦心,应该也是很能得到大家谅解的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