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最喜欢人身上流出来的哪一种液体?”    每次拿这个问题问人,被问到的家伙,十个有八个要想好久,才结结巴巴给一个答案。    真是奇怪的事。同样是每天都要接触到的东西,你要是问:“你最喜欢哪一种牙膏?”对方就能毫不犹豫的回答你;可是一旦问道:“你最喜欢人身上流出的哪一种液体?”大家就变得连问题都听不太懂的样子。  ..............
  •     在地震发生的前四个小时,看了那样的节目,不知是不是引起世纪大地震的原因之一。    节目一开始,驻该区的特派员,就不断惊恐的对镜头大喊着:    “发现了拳头可以放进那个地方的女人!终于发现拳头可以放进那个地方的女人了!”    摄影机的镜头,简直比特派员还要兴奋,跟在特派员的背后..............
  • 2004-08-31

    康永后记

        念完UCLA的研究所以后,我回到我出生的城市。我做了些电影的事,做了些电视的事,到了后来,我在电视上主持节目,竟成了我最被知道的一件事。    最被知道,不表示是最有意义、或者对我最重要的一件事。但起码这使我还留在电视这一个工作上,让我时时想起我在UCLA学这些电影电视之事的情景。    UCLA是我的魔法学校。我在..............
  •     明星常是好看的,但好看的程度,总还维持在一个合理的范围之内。    即使以我的工作、需要接触到那么多的明星,大部分也还是在这个范围之内。有的明星即使非常好看,但一旦他察觉了自己的好看,对自己的好看存了使用之心,那他的好看就会降级,并不会流失、耗损,只是降级,从纯金变成镀金,那种降级。    奇特的是,一样..............
  •     冬天,雪停了,男生跟我,在京都的山上闲晃。他是日本人。我们两个信步走向我们都喜欢的小庙,地藏院。通往地藏院的后门,有一道朱红栏杆的桥。这几天下雪,早把红栏杆遮住了,变成一道雪白的桥。    我踏上桥,边走边一路随手把积雪掸去,等我把右手边栏杆上的积雪都掸掉了时,只听身后的他大叫一声,我还以为他出了事,回头看,他指着我的鼻子,..............
  •     他跟我说他家是种玉兰花的时候,我其实听不太懂。    他是第二十七号男生,来自这城市以外的地方。他说他们那里很多人家种玉兰花。    “玉兰花,就是红灯车子停下来的时候,会有人跑到窗户外面来卖给你的,一小串一小串的那个花?”    “对啊,那就是玉兰花。”他笑着说。  &nb..............
  •     从校门出去左转的街角,出现了一个神秘男。    想想在他出现之前,并没有什么征兆,没有下大雨,也没打雷,就是很突然的,从某月某日某时刻开始,直接出现在街角,每天都在,一连伫立几个钟头。    他的短发说不上什么发型,穿着也就是当时年轻人常传的有腰身衬衫,衬衫下摆放外面,裤管一点点喇叭,这种外形是在不起眼,..............
  • 2004-08-25

    第六号男孩

        这个男孩,擅长吐口水。    不是邋遢的吐口水,是不知道怎么练成的,嘴唇一嘟,就会准确的喷出一发口水,命中目标。    像他这么好看的学生,一定有比吐口水更适合他练习的东西。可是他就是乐此不彼。    只要有他看对眼的女生走过,他就嘴一嘟,远距离送一发口水过去,标记在那个女生的裙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