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于之前和一群永少fans做了一个“不乖书会”(www.caikangyong.com),在上面希望大家也写写自己喜欢的永少推荐的书,以及自己喜欢的永少并没有推荐的书。我自己呢,也写了一些,其中有些比较成文的,就顺水推舟贴到这个blog来了。初衷是想只在这里贴永少推荐的书,所以分类名字就设为“小王子推荐书了”,但后来发现实在有太好的书想让更多人知道,而更多人都不怎么来“不乖书会”,只好在这个分类中,夹杂一些我个人的东西了。

    so,在“小王子推荐书”这块中,并不都是蔡康永推荐的书,标明“狐狸推荐书”的是我个人的喜好,和蔡康永无关,希望不要再引起更多误会了。(不过因为太忙了,也没几篇)

    这一阵工作量特别大(请容我抱怨一下:公关真TM不是人做的工作),以至好久没关心过这里,发现不经常写写狐狸日志,很多初喜欢上蔡康永的人还是对我产生了资深fans曾经对我产生过的误会,在这里我也不再重复了,如果对这个blog或者谁是做这个blog的人有疑惑的人,可以在“狐狸日志”里翻翻以前的旧贴。

    《同情我可以亲我》的更新速度如蚂蚁爬的1%,也请各位多多包涵,睡眠不足精神不济的时候怕输入太多错别字或头晕眼花导致跳错行,严重影响更新质量,误导大家,对不起蔡康永~~

    罗嗦的双子座唠叨完了~我会AZAAZA Fighting厄……请大家耐心等待。

  • 2006-02-20

    老师最好被暗恋 - [Book]

     

    老师,如果不是拿来暗恋的,那到底是要拿来做什么用呢?

     

    整天坐在教室里的我们,由于桌椅摆设的方向,以及整个社会莫名其妙的期望,常常就只好让眼睛,不是降落在写满字的课本上,就是降落在写满字的黑板上。

    而在这两样讨厌的东西之间,流露生命迹象的生物,只有几十个前座同学无表情的后脑,还有一张老师的脸孔而已。

    地球上,即使是头脑最简单的动物,也从来不会有兴趣把眼光停留在呆板的文字上,超过三秒钟。猫咪宁可扑扑滚动的毛线球、狗咪宁可决斗浇水的旋转水洒,只要会动,总是比动也不动一下的文字要讨人喜欢一点。

    于是,在死气沉沉的教室里面,老师当然也就注定了脱颖而出的命运。

     

    把小便送到黑板前

     

    然而,并不是每一个老师,都可以但起“被暗恋”的重任。

    真的要请大家回忆一下的话,无疑可痛恨的老师人数,将会以数倍的比例,遥遥领先可暗恋的老师人数吧——

    爱穿无袖洋装却从来不刮腋毛的物理老师,用吐口水在汤匙里的量、来讲解男生梦遗多寡的生物老师,一笑起来脸上的粉块就噗堵噗堵像受攻击的城墙般砸落在第一排学生桌上的历史老师……

    恐怖的回忆,往往像黑潮一般,在深夜淹向在人生海洋中游来游去的我们。

    对于这些外表与心灵,时常显得奇怪的老师,做学生的我们,即使努力要去暗恋,通常也没有可能。

    一般来说,只要能忍住不当着他们的面呕吐起来,或者不要像费里尼《阿马珂德》的学童那样,用一张接一张卷起来的纸筒,把最后一排同学的小便,现场运输到大胸脯数学老师的脚边……只要能忍住不做这类的事情,老师多半已经很知足,学生也多半可以很自豪了。

    暗恋,似乎并不是在教室这一类的丛林里生存下去的重要技能……

     

    然而,在离开学校以后的漫长人生里,一旦有机会回味一下教室里的空气时,鼻子深呼吸所带来的美好气氛,很少是知识的气氛,也很少是道德的气氛——

    在记忆力留存最久的,是那悬而未决、而且将永远悬而未决的、暗恋的气氛……

     

    他们收起了翅膀

     

    曾经令我们恐怖的、厌憎的、疲惫不堪的老师,愈到后来,都只会显得愈卑小、预可笑、愈可以谅解。

    解决不掉的,依然是那些我们用上课时的每一分每一秒、每一种可能方式去暗恋的、在黑乎乎的黑板前、绽放出光芒的面孔。对我们来说,他们是可恋爱的人,只不过刚好以老师的身份,出现在我们生命的教室里,如同金光闪耀的天使,把翅膀收起来,出现在很多灰尘的马槽里。

     

    老师,如果不是拿来在教室里暗恋的,就是要拿来在回忆里暗恋的吧。

    其余那些怎么样也暗恋不下去的老师嘛……不重要!

     

  • 2006-01-10

    请尽量自己洗澡 - [Book]

     

  • 2005-12-27

    开栏语 - [Book]

    这世界每分钟都有新的生命到来。

    我想在迎接其中一个新生命的时候,

    也顺便跟最原来的我说说话,

    温习一下我最早对这个世界的期望。

  • 2005-12-23

    大象受到性骚扰 - [Book]

        “并非所有的大象,都必须以小男生脱下内裤的方法出现!”——
        你也许不相信,但这确实是我在二轮艺术电影院里面听到的对白。
        当时戏院里放映的,是奇士劳斯基的波兰电影《十诫》。电影院卖出了马拉松戏票,引诱观众连坐十个钟头,把这十部片从《第一诫》到《第十诫》,在一天内看完。
        没有想到的是,才看到《第一诫》,就听见了这么惊人的观众发言,顿时令人有不知后面九诫要如何度过的惶恐。

        我回过头去略微瞄了瞄后排,果然就是那一对由日本男生与澳洲女生组成的情侣。他们俩在开演前已经聊了不少天,因为两人的英语口音都很重,说起来反而特别用力,好像打字机的字母键直接敲在耳膜上的感觉。

    儿子给爸看大象

        《第一诫》的主角,是一对擅长数理的父子。当大约八岁的儿子上床睡觉之后,父亲进来探视,蹲在床边,问儿子:
        “你的大象呢?”
        “睡着了。”儿子笑眯眯的回答,而且把盖在身上的棉被掀开来,给父亲看——
        电影演到这里,毫无值得紧张的地方,却听见后排的日本男生低呼一声:
        “我的天哪!不会做出这种事吧!”
        银幕上的儿子,掀开被以后,把一只布偶大象给他爸爸看看。这时又听见日本男生很压抑地吃吃笑起来,接下来是他的澳洲女友的训诫:
        “别蠢了!并非所有的大象,都必须以小男生脱下内裤的方法出现!”
        这是如同迷一般的警语啊,其中曲折神秘的联系,戏院理有几个人能理解呢?!
        “只有我能解开这个谜!”我这样相信。

    日本象对抗波兰象

        一切都是因为:蜡笔小新。
        日本,在经历过漫画者臼井仪人创造的五岁儿童野原新之助以后,对于大象的认识,已经完全改观。
        俗称蜡笔小新的野原新之助,常常在自己的下半身加画大耳朵和小眼睛,然后以“大象”的气势,出现在家人的面前。
        通常小新的妈妈会以非常暴力的方式做反应。偶尔,则有小新的爸爸脱下裤子,以“长毛象”对抗。
        无辜的大象,在村上春树逼它们穿上高跟鞋以后,再接着又落入了臼井仪人的手中。大象将需要多少年的时间,才能在日本民族的心目中重拾尊严?答案实在难以想象。
        作为《蜡笔小新》读者的我,因此完全能够谅解后排那位日本男生,在面临电影里的爸爸要看“大象睡了没?”,而儿子又乖乖掀开被子的时刻,那种期待又惊骇的心情。

        只是,作为二十世纪末最帮导演之一的奇士劳斯基,再怎么样也没有办法想象:只不过是小孩枕边的一只布偶大象,竟然也还是受到了日本漫画家的连累啊。
        波兰和日本之间,会因此而对彼此增加一丝一毫的亲切感吗?还是互相更觉得莫名其妙哩?就算大象、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吧。

  • 在群里和朋友们聊着聊着,突然就兴起要举办一个书会,和永少有关的、无关的评书啊、荐书啊,没有娱乐八卦,没有新闻电视,只关乎好看的书,有意思的书,希望有一天,少爷会过来这边看看,看我们这群死小孩对待书的态度。

    古人青杏煮酒,举杯邀月,阿拉就不要那么酸不垃叽了,不乖的狐狸们准备好老酒零食和好书,期待少爷的加入吧~~

    同时呢,我也在这里分一个新类出来,是有关蔡康永在《今天不读书》里推荐过的一些书,我自己看过的,有时间我会一点一点写些自己的想法放在这里,其他狐狸们看过的,就请来不乖书会谈谈聊聊吧~~

    不乖书会—— www.caikangyong.com

    我们的口号:
    狐狸煮青酒,举杯邀康永。
    今天不读书,不乖逞英雄。

  • 2005-10-10

    恋爱必须节俭 - [Book]

    谈恋爱,必须要节俭。品质一流的恋爱里,什么东西都很珍贵,什么东西都只有一点点。温柔很珍贵,狂野很珍贵、淫荡也很珍贵。都只能有一点点,不能多,一多,就维持不了品质的一流。
    所以谈恋爱的人,必须养成节俭的习惯,千万别要求太多,也别给太多。量增加,质就变差了,爱人的温柔、狂野、忠贞、淫荡,就马上变得腻人了。
     
    谈恋爱,必须要挥霍。品质一流的恋爱,一辈子也不见得能碰上一次。就算万分侥幸的碰上了,也完全不知道能维持多久,也许两三天、也许半年。
    既然不知能过多久,当然就该挥霍的度过,用全心全身去挥霍。你眼前不挥霍,都省起来存着,等有一天你想挥霍了,未必有机会了。
    要像没有明天的死刑囚犯那样挥霍啊。
     
    恋爱中的人哪,你们要节俭。没事就互相送大大小小的礼物,是开始热恋的人,最爱做的事情之一。大到送辆车、小到送朵花,都送得出手。
    所以我劝你们要节俭,不是要你们多送省钱的礼物,而是劝你们节制一下乱送礼的习惯,爱情,就像活生生的树木,会呼吸,也会被虫蛀,会在这截枝干上发芽、会在那截枝干上掉落树叶。爱情是活的、爱情会枯萎,这些才是爱情的容色、爱情的生态、是你们要确切抚触、仔细检视的本体呀。
     
    现在你们弄来一大堆大大小小的礼物,有的亮闪闪挂在树上,有的沉甸甸堆在树下,小灯泡亮啊亮,金银屑到处洒,弄出一棵热闹漂亮的圣诞树来了。
    把爱情弄成棵圣诞树做什么?难道不知道圣诞节只有一天吗?不知道圣诞树是离开大地的尸身吗?当所有漂亮的装饰拆除了以后,是一株死树啊。
    别再把爱情当做圣诞树了。
     
    恋爱中的人啊,你们要挥霍。激烈爱情,是乏味人生的美好假期,就如同乏味学校的寒暑假一样。遇上寒暑假的学生,如果不把宝贵的时间,狠狠的挥霍一阵,哪里会有放假的快感呢?
    同样的道理,在谈恋爱的人生假期里,如果心中存着“节制”的想法,恋爱是谈不好的。比方说:不知不觉漫步到河畔,但为着节俭的原则,恐怕河水会湿坏脚上的鞋子,而不肯涉水行走。或者,碰到了老式的街头冰淇淋小贩,但为着节制的原则,恐怕热量超过应摄取的量,而有礼的拒绝了爱人递过来的美丽冰淇淋。这些,都是很杀风景的行为啊。要跟这样的人谈恋爱,不如去跟一双防水胶靴、或者去跟一只磅秤谈恋爱算了。
    抛弃节制的想法,按本能去挥霍,假期是不用交成绩单的。就算要交,也是交恋爱的成绩单啊,而恋爱考的,正是你挥霍的能力和花样啊。
  • 2005-09-28

    感谢Xue Chen - [Book]

    突然间就更新了10篇文章,这都要感谢Xuechen了。(http://spaces.msn.com/members/caikangyong/)

    从大四开始到现在工作了,我整天整天都不知在忙碌些什么,虽然重新开始了更新工作,但速度始终跟不上来。

    很开心在上海的某个角落,有一个人跟我做着同样的事情,也是那样一个感性的人。蔡康永至于TA,也是在特殊时期出现的有特别意义的一个符号吧。

    这一年,出现了许许多多的人,雪、瞳瞳、河马、轩辕……(包括一些记者朋友,我不一一赘述了),现在,加上Xuechen,大家都竭尽所能地为着永少——莫如说,为自己心中的一个寄托——努力着……我不再有最初的一厢情愿和前一年孤军奋战的委屈。

    大家一起,再继续努力吧,虽然过程中会有一些摩擦、误会,但我们的心意都是一致的,相信包括永少在内,不管心里面有着多少淡淡的寂寞和忧愁,我们始终都要带着温柔的笑容去寻开心哈~

  • 谈恋爱的时候,要多用答录机。理由,是这样子的——等你警觉到快分手的时候,对方通常也会很警觉的、不再说甜言蜜语了,这时你再要为对方的凉薄,进行搜证工作,就难得多了,如果你能居安思危的,收藏几段关键的录音留话,物证就很齐全。至于,要向哪个庭上提证控诉嘛……我想……也只有向朋友的答录机了吧。朋友的耳朵是没有兴趣的。
     
    谈恋爱的时候,要少用答录机。情况,是这样子的——如果是带了约会的对象回家,当晚,就切忌在对方面前听你的答录机,因为事情就是会有这样凑巧:你三百年没联络的旧情人,或者你明明没给电话号码的一夜之欢,就是会凑巧挑这天在答录机上给你留段话。
    又设若,情况已经是,现任情人有你的钥匙,能够自由进出的话,答录机就更恐怖了,那就等于,你的现任情人正不定时收听以“你”为主题的“交友关系特别报导”或者“走过从前”这样一个广播节目呀。
     
    答录机,是有利于爱情的。因为恋爱中的人,总是喜欢讲自己,讲自己的梦、讲自己的家庭、讲自己的个性、讲自己的过去。是的,恋爱先天上就是这样自私的事,所以如果你要做个好爱人,你就要学着常常忘掉自己、学着多聆听。而答录机,是训练聆听的好工具。不像电话,电话起码还给了你开口说话的机会。
     
    答录机,是有害于爱情的。有一次我刚走进门,答录机已经启动了,我来不及关掉,就赶紧先拿起话筒,和对方说话,开始时说得很快乐,后来就不快乐了,再后来呢,就揭露了某些不可克服的困难,再后来呢,我们的关系竟也就在电话里中止了。我挂了电话以后,当然没去注意答录机还开着,也不知道刚刚那段对话都录下来了。一直到第二天回家,按下答录机的收听键时,才愕然发现这个错误。我重新听了一遍这段从快乐到不快乐的对话,我听见对方从亲密到冷淡,我听见自己从亲密到冷淡,我亲耳鉴定了这场关系由热烈到破裂的过程。我被再一次,耳提面命了爱情的突兀、鲁莽、没有道理。
    这类认知,对我的爱情,过去的或者未来的,当然都是有害的。可以不归咎给答录机吗?
     
    恋爱中的人,要用答录机,不用答录机,情话说不完。
     
    恋爱中的人,别用答录机,一用答录机,说错不能改。
    Typed by Xuechen
  • 谈恋爱,一定要有对象。就好象,你开一场大提琴的演奏会,就一定要有听众观众。如果都没有人在现场听见看见,那么,即使你真的演奏了一整晚的大提琴,也只等于一场记不住的梦。你流汗、磨破皮,才奏出来的每一个音,都在刹那间消失无踪,在缺乏耳闻证人的情况下,这每一个音,都等于从来没有出现在世上过。
    当然,你可以录音存证,但是,演奏者和爱人者、聆听者和被爱者,都能轻易分辨出,现场演奏,与现场演奏的录音,根本是不相干的两回事。
    录音,是演奏的遗蜕,如同情书,是恋爱的遗蜕。
     
    谈恋爱,一定不要有对象。一旦有了确切的对象,这爱情就会沦为牛奶盒,势必得盖上“有效期限”的戳印了。
    所有不朽的神,都没有形体的,只有在被贬谪的时候,才被迫负担一具终将腐坏的肉身。想想看观音、释迦、耶稣吧,当他们走向不朽之前,都曾经何等辛苦的拆解、丢弃、毁坏他们的肉身啊。
     
    谈恋爱,一定要有对象。没有对象的恋爱者,就仿佛没有监狱的犯人——虽然免除了被囚禁的痛苦,但总觉得枉自担了一个虚名,没头没脑的,被世界善意的恶作剧了。
     
    谈恋爱,一定不要有对象。就算你坚持要找个对象,那也是你自己骗自己——你宣称热恋狂爱的那个人,永远不会等于你心中热恋狂爱的那个人。你所谓的“那个人”只是一个供你发挥想象力的名字,一组供你赋予表情声音的五官罢了。
    为什么说“因误会而结合”?为什么会“因了解而分开”?就是因为这样了,恋爱根本有先天性“指认错误”的倾向,根本是因误认而造成的误会,根本不能当真,一当真就穿帮,一穿帮就玩不下去了。
     
    谈恋爱,一定要有对象。没有听说过哪个耗一辈子在少林木人巷里头练功夫,能练成一代宗师的。完全不跟活人过招,就练成盖世武功的,绝对算得上是奇才,但也绝对算不得是大侠的。
     
    谈恋爱,一定不要有对象。爱情是造物者的神奇作品,就像树木、星辰、海洋。你一旦开始把树木、星辰、海洋拍了照,裱起来,挂在墙上,你对造物之心的领略,就开始不再纯粹、不再专注了;每多拍一张照,就多分散一丝你原本完整的心神。
    你恋爱的那许许多多对象,无非就是这许许多多张让你分心的照片了。对于恋爱,你也将从此失去完整的心,如同在人类的图书馆里,你从此找不到完整的“文学”,只找到一册一册的诗、小杂文。
    Typed by Xuechen
  • 所爱的人,魅力越大越好。魅力越大,情敌才会越多。情敌越多,才越有机会显出你自己的好处来。因为没有人是完美的,你要突显你的优点,就最好找到具备了相应缺点的情敌,来做你的对照组。
     
    从这个需求来考虑,情敌当然要多,这样可供你选择的对照组样本才多,万一你是个优点并不很多的人,(通常你是),起码你还是有机会挤入某些冷门项目的决赛。
    情敌很多样化,这是爱人魅力大的好处之一。
     
    所爱的人,魅力越小越好。魅力又不是胸围、又不是房子,何必要越大越好!?
    爱人的魅力,不同于明星的魅力。明星的那种魅力、只要能激发你对“亲近时那种幸福状态”的想象就可以了,此种魅力火网需大、火力要强,但只需如节庆烟火之亮丽眩人,不需持久、牢固。
    可是爱人的魅力不一样。爱人的魅力,除了激发你对“亲近时那种幸福状态”的想象外,还必须真的能迫使你追求那幸福、能敦促你实践那幸福、能支撑你守护那幸福。
     
    这种魅力,波及范围不必广,笼罩你所有感官就够了。引燃那瞬间的强度,也只需亮到你生命暗夜中的一根火柴即可。
    但这魅力必须顽固不灭,如利箭穿肉以后,久久不能愈合、愈合也仍留疤的小小伤口。
    所以爱人的魅力宜小——小型、集中、永续、到你吃不消为止。
     
    所爱的人,魅力越大越好。爱人既是我们失落已久、终于寻到的另外一半,则爱人之光芒大小,势必与我们自身的光芒成正比。
    我们每个人都暗暗希望自己有巨大的魅力,可是正如大家所心照不宣的,我们多半是暗淡的人,过马路时除非被撞死,没有人会多瞄我们一眼。
    我们拥有的魅力,不及我们所奢望的十分之一。
    那么,当上帝赐给我们另外一半的时候,其实也就是赐给了我们一次扩充自身魅力的机会呀。
    这也就是为什么一谈恋爱,人会立刻变得容光焕发的原因,是我们的另一半,把光灌输给我们了。人一生这样的机会不过几次,选取所爱的时候,怎能不取魅力强大者?!
     
    所爱的人,魅力越小越好。爱情是不需分享、不必分享、根本不该打算与人分享的事情。
    爱人也不是拿来炫耀的,炫耀爱人所得到的乐趣,不是爱情的乐趣。充其量,只能算是“成功”所带来的乐趣。
    魅力巨大的人,当然也可能同时是好的爱人。可是,魅力巨大的爱人,很容易让我们忍不住要炫耀,引诱我们享受炫耀的乐趣,而疏于省视光芒背后、那个我们应该以爱相待、而非以珍藏相待的、我们的爱人。
    以炫耀取胜的爱情,最后会莫名其妙的萎缩、像法国电影《美得过火》的故事那样,爱人巨大的魅力,终于成为爱情的障碍物。
    Typed by Xuechen
  • 2005-09-28

    谈恋爱要多睡觉 - [Book]

    谈爱情,要多睡觉。爱睡觉的人,要不就只是天生痴迷,要不呢,就是天性温暖散漫。这两种人,都是恋爱世界中的有福之人。他们遇床就睡觉、一睡就睡着,对灿烂的今天之爱、毫无贪恋,对险恶的明天之爱、毫不担心。他们的爱睡觉,使他们在恋爱的世界里面好安全。
    所有喜欢贪恋今天之爱的人、喜欢担心明天之爱的人,都应该多睡觉,努力祈求这种在爱情中安顿自己、波澜不惊的福祉。
     
    谈恋爱,要多熬夜。爱情的进展,通常要靠持续的累积,这种累积一旦在不恰当的时刻中断,可能就前功尽弃、或者将事倍功半。电影里常演的,两人的唇缓缓前移、战战兢兢、终于将要吻上之际,突然电话铃响,两人立刻变脸分开,表达的,无非就是这层意思。
    所以,不管是跟爱人同床、或者跟爱人讲电话,都必须等进度累积到一个可以计分的点上,才能告一段落,不是任凭你想睡就可以睡了。
    你不养成熬夜的习惯,怎么能让积分越来越高?
     
    谈恋爱的人,应该多睡觉。多睡才能多做梦,多做梦,才能多在梦里跟爱人做许多真实世界里做不到的事情,这样,就等于是加倍享受了恋爱期间的甜蜜。而且,享受爱情之梦,是恋爱中人的特权。一旦恋爱结束、或者恋爱从未发生,则同样内容的甜蜜梦境,只会带给做梦者惆怅与痛苦。
    所以,把握双重享受的有效期限、善用恋爱签证所赋予的特权吧。
     
    谈恋爱的人,应该多熬夜。夜晚,具有奇魅的恋爱气氛。四季的夜晚,各有不同奇魅的方式。春天的夜晚、甜蜜温柔;夏天的夜晚、逼人犯罪;秋天的夜晚、证明寂寞的不可忍受;冬天的夜晚、证明被窝的不可一个人睡。
    如此各式良夜,全力证明良人之可贵可爱,我辈恋爱中人,岂可舍良夜、舍良人,自去睡觉?!
     
    谈恋爱的人,应该多睡觉。和爱人相处的时候,常常需要全神贯注、一下要当很入戏的演员、一下要当很入迷的观众、一下要在公园里对月吟诗、一下又要在床上练瑜珈术,这么令人疲于应付的职务,当然会导致抽空就睡的习惯。多睡觉,应该算是恋爱者的专业习惯吧。
     
    谈恋爱的人,应该多熬夜。很多热恋期的爱人,最期望的就是:不管自己在半夜的哪一分哪一秒忽然醒来,都能够一睁眼就发现枕边的对方、正深情款款的用一双晶亮的眼睛凝望着自己。
    光为了要做到这一点,就不可能多睡。
    其他古典而管用的苦肉计,还包括一天两封情书啦,呆站门口等到半夜啦,这些噱头,哪一样不需要超级的熬夜能力?你不好好自我操练,等到要测验时,就后悔不及了,就“死老百姓”状毕露了。
    Typed by Xuechen
  •  前言:广义的上海,有很多灵魂,有像我爸爸那种,也有像我这种。张爱玲,做为上海最重要的灵魂之一,当她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也就忍不住要写下这两篇东西,捕捕风,捉捉影。因为捕上海的风,捉上海的影,本来就是我家从小常在做的事啊。1张爱玲可以有很多种死法,别的人,未必可以。张爱玲可以有很多种死法,而她使用了其中一种。这种死法..............
  • 1接到了“狐狸打给小王子”的电话。“……喂?……小王子吗?……呃,我是狐狸。”就是这样的开场。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经常接到奇特电话的我,很本能的知道了这是人生中,那种快乐的陷阱。所谓“快乐的陷阱”嘛……就是只要你一觉得快乐,就会自动掉进去的灵巧装置吧。我笑着掉进去了。 当对方是完全陌生的人,却带来了完..............
  • 考第一名,除了可以拿来换取“其它利益”之外,实在是很无聊的事情。 头一次考到第一名的时候,是在非常无知的小学一年级,完全搞不清楚“考试”是干什么用的。 就像小斑马或小野牛,被狮子老虎追着跑的时候,会本能的快跑,跑得快就活命,跑得慢就被吃掉,没有任何一只小动物会发神经,想去“跑第一名”这种无聊事。 长颈鹿不会比赛谁的“脖子第一名”,苍蝇不会比赛..............
  • 1咱们父子被请客,吃大饭店里的自助大餐,我陪爸爸排进队伍,拿了只瓷盘递给爸,爸就叹了口气——“上海人不吃自助餐的。”爸说。“为什么?”我问。“端着盘子排队才有得吃,只有乞丐才这么落魄。”爸说。“啊!这样子!”我背脊一冷。刹那间,饭店华丽的大厅突然刮起寒风,就好像小丸子卡通里,爷爷和小丸子被一句残忍的话卷入旋涡那样,..............
  •       小鸡啄破了蛋壳出来以后,会用怎么样的心情,看待地上那些他自己的蛋壳碎片呢?    应该会觉得滑稽吧——“我……竟然是从这么可笑的东西里钻出来的?”    也有些小鸡会有复仇的快感——“总算被我摆脱了这个讨厌的壳!”    还有些小鸡,则充满了眷恋——“哎呀,怎么被我弄得破破..............
  • 谈恋爱的时候,请多来两句文艺腔吧。恋爱期间、心情特别敏感,神经特别迟钝,最适合做文艺腔的“寄主”,嘴即不会酸、肉也不会麻。一等到爱情过了有效期限,心情恢复迟钝、神经恢复敏感,对文艺腔就即想不出来、也听不进去了。

    谈恋爱的时候,请少来两句文艺腔吧。谈恋爱已经够老土了,再学张恨水说一句“难道你到今日还不明白我的心?”立刻要被爱情考古队贴上“一级古迹”的标签了。

    我一个朋友,谈恋爱是“无文艺腔则不欢”的。是宁可不与对方上床、也要听对方说一堆烂文艺腔的“爱情标准句”才过瘾的。他说他每谈一次恋爱,就是一次“文艺复兴”。

    我又有一个朋友,谈恋爱时完全受不了文艺腔。如果有人靠在他胸前说:“我在听你的心跳……它跳得好美“这类的话,他就坚持送对方回家去,不完了。我们都觉得这个朋友在幽默感上、在大众文学的品位上,都有待更多元...

  • 2005-04-23

    安静的发狂者

    
    						
  • 
    						
  • 
    						
  • 
    						
  • 
    						
  • 
    						
  • 2005-03-20

    爱人应该细心

    
    						
  • 
    						
  • 
    						
  • 
    						
  • 
    						
  • 2005-01-20

    不一样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