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30

    第93号男孩 - [Book]

        第93号男生,歌手里的天之骄子。
        他邀我去潜水。他押着我学,要我考潜水执照。
        “你一定要试试看,水底下都没有声音。”他说。“我以前很钝,老是在找安静的地方,找来找去都不够安静。原来真正安静是水底下,海里。”
        他越来越常去潜水。连在游泳池里,他都喜欢沉到池底去,像个被忘记的洋娃娃那样,在泳池底坐一下子。
        有一次他又拉我去潜水,这次他还准备了很专业的小道具:可以在水底写字的小白板。

        我们沉下去了,潜到93号男生迷恋的世界里。
      &nb...
  • 2007-07-30

    第83号男孩 - [Book]

        第83号男生,说他可以看见前世。
        他叫我坐在他的对面,盘腿坐好,闭目低头。然后他也盘腿坐好,双手合十

    ,闭目低头。
        过了快五分钟,我腿有点麻了,正想算了,说我不想知道前世了,他却睁开

    眼睛。

        “我看见了。”他说。“我看见你的某一世了。”
        “喔?是什么?是人吗?”
        “是一个印书的工人。”
        “啊?印书的工人?过得好吗?”
  • 2007-07-30

    第71号男孩 - [Book]

        第71号男生。
        他来找我的时候,整个脸颊都已经凹下去了。眼睛变得更大,大到令人讶异。
        我们中学时是同学。他在我们中学就是以眼睛大出名,眼睛不但大,而且有水光,水汪汪的,常常被同学拿日本漫画来比对取笑。
        而现在他的眼睛更大了,可是干干的,没有光泽,好像已经不再跟眼睛的主人有关系了,仿佛是标本的眼睛。

        “我癌症末期了。”他说。“虽然在治疗,但感觉上活不久了。”
        “呃……那,有什么事是我可以做的吗?”我小心的问。
  • 2007-07-29

    第66号男孩 - [Book]

        第66号男生,当然是今天晚上舞池里最帅的一个男生。
        高、长发、没表情,最帅的是,他没在跳舞,他根本就只是站在舞池里、动都不动一下。
        如果是有个人站在泳池里、动都不动一下,大概帅不到哪里去。可是他这样手插口袋的、谁也不鸟的站在舞池里,倒是很神气。
        跟我一起去玩的可爱女生,决定过去逗逗他,可爱女生笑嘻嘻的对他讲了几句话,66号男生,却只是比了几个手势给她看。
        他比的是手语。他是聋哑的。

        我深呼吸一口舞池里充满烟雾的空气,想象着这个舞池对他来说,是多么的安静。

    ...
  • 2007-07-27

    第57号男孩 - [Book]

        第57号男生,说自己是空少。
        空少,空中少爷,机舱服务人员。

        我说他做空少有点矮。他说他考上的那家航空公司,对男生的身高要求比较宽。

        我到他家,他拿出来的咖啡杯、糖纸袋,真的都是飞机上用的。
        他还表演了一套逃生示范说明的动作给我看。

        有一次发生空难,他们航空公司的飞机掉下来了。我不知道他在不在那班飞机上,打电话到航空公司去问。
        结果,他不在那班飞机上。
        我松了一口气,但这份庆幸又有点被困惑抵消…&...
  • 2007-07-27

    第49号男孩 - [Book]

        第49号男生,巴西人。
        他正在和另一名荷兰人,争夺一名东方人的爱。
        荷兰人对那名东方人说:“我爱东方,我爱你。”
        巴西人对那名东方人说:“我不爱东方,我爱你。”

        巴西人赢了。

  • 2007-07-27

    第46号男孩 - [Book]


        我们两个在路边喝咖啡,忽然下起大雨,咖啡座上客人统统跳起来躲雨。
        我冲到柜台前去付钱,一回头,发现他不见了。我付完我的帐,在街转角才找到他。
        “你竟然还跑去付帐?”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像看见大笨蛋:“下雨就要闪人啦,玻璃杯摔破、路边有人车祸,都是闪人最好时机阿,你竟然还特别跑去付帐?”
        他拉我,跑向车站。
        “我带你去搭地铁,这次不准买票,我们要一起跳过栏杆去搭车。”他说。

    ...
  • 2007-07-19

    第28号男孩 - [Book]

        有些人,带上眼镜以后,连眼镜都变得比原来好看。
        眼镜行应该颁奖给这种人。第28号男生,就是这种人。

        28号男生,跟我借笔记。

        我把上课抄的笔记借给他。
        过了一个月,他把笔记还给我。
        我打开一看,吓我一跳,我没写字的地方,都被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

        我去找28号男生。
        “为什么在我的笔记里面乱写字?”我问他。
        “并不全是乱写哦,里...
  • 2007-07-15

    第23号男孩 - [Book]

        半夜,第23号男生,忽然大哭起来。
        哭到整间寝室的人都醒了,大家各自困惑的坐在自己床上。穿着白睡衣、坐在白棉被堆里的我们,被月光斜斜照在身上,像一族信仰雪和月光的部落。

        23号男生,脸埋在手掌里,蹲在地上哭,眼看就要溶化在寝室的白地板上。
        “你怎么了?”我上前去,跟他蹲在一起。
        “我梦见我的狗。”他说。
        “你的狗怎么了?”
        “我的狗上礼拜死了。”他说:“上...
  • 2007-07-15

    第22号男孩 - [Book]

        有一段时间,我每天都要到那家店的橱窗前面站一下,看看那双我买不起的球鞋。
        这双球鞋的价钱,是同学告诉我的,所以我连走进店里去问价钱的勇气都不需要了。
        那个价钱是一个中学生没办法跟“球鞋”联想在一起的价钱。那个价钱给了这双球鞋魅惑我心的力量,搞得我每天都必须去看一眼、叹口气。
        我还听同学说,这球鞋只进来了一双,被买走就没有了。
        我于是开始设想有一天,我走到橱窗前,将会悲伤的发现球鞋已经不在,永远的、从我的世界消失。
        这一天,没有隔太久就到了。我走到橱窗前,那双球鞋的位子上,摆了另一双完全无法相提...
  • 2007-07-01

    第11号男孩 - [Book]

        学校的男生,规定都只能留很短的短发,除了第11号男生。

        第11号男生,留着一头到肩膀的长头发,轻柔舒卷,只要有一点点风吹过来,就会飘动,在全班短发的男生里,他的长发,神奇得像沙漠里的一株柳树。

        为什么11号男生可以留长发?
        因为他要代表国家到欧洲去比赛,拉小提琴。
        不知道是哪个大人物,觉得我们学校规定的短发,很不适合欧洲大型古典音乐比赛的气氛,于是要求让11号男生破例可以留长发。学校勉强同意,可是坚持比赛结束,11号男生就要把头发剪了。
        这恐怕激发了11号男生的求生意志。结果他去欧洲比赛时,表现得出奇的好。...
  • 2007-06-30

    第9号男孩 - [Book]

        第9号男生,是在学校的厕所认识的。
        第一次在厕所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同一天第二次去厕所的时候,他笑嘻嘻的跟我打了个招呼。当天,最后一节,上运动课的时候,我又在更衣室的厕所门口,遇见9号男生。
        他说这是今天他第三次在厕所跟我遇见。
        “你怎么没换运动服?”我问。
        “我不是来上运动课的。”他说。
        “那你是来干什么的?”
        “我来看看这边的厕所。”他说:“我固定到学校的...
  • 他们曾经是天使。
    我的,或者别人的。
    潜力无穷的,或者,后来就坏掉了的。
    这样,或者那样。
    但他们曾经是天使。
    我现在,再一次把他们掉落在我这里的羽毛,转交到你的手里。

  • 《阿婴》的连载真的是一波三折阿,在这个接力赛中,参赛者都像是受到了诅咒似的,总是不能完赛。

    最初是香港的毛球,自从来上海的复旦演讲后,当晚发手机短信就联系不到人了,从此失踪,bbs、email都杳无音讯。

    时隔半年,轮到美国的蔷薇英勇就义,美国蔷薇更新到事件之后2的一半,就挂倒进医院了,在此,向各路神明祈祷,保佑她手术成功,健健康康的回来哦~

    小沙漏啊,小沙~抱抱,侬终于跑到终点了,虽然当中也有些不顺,不过总算是有好结果啦~

    至于我么,就不说了,烤焦面包的人生啊~~虽然更糟,不过,Kogepan告诉我们还是要积极的面对人生,但是要用慵懒的态度,哈哈~个么,反正总归要被扔掉的,那就这样吧,从黑暗中爬上来,烤焦之后的人生也许也会很幸福呢。

    各位看官,《阿婴》是很诡异的,现身的过程也很诡异很不容易,大家用心感受吧,不用我说,你们会...
  • 2006-10-06

    事件之前。3 - [Book]

    我从来不烧这些金纸。我永远记得妈妈的黑发,怎样在风里散化,随着风回到了妈妈的身上。这些金纸,也会随着风飞散飘逝,落在妈妈的手里。

  • 你的寂寞,是可以用别人的寂寞来掩盖的

  •         “向人生请假的方法,到底有多少种呢?”
            “唔……要向人生请假的话嘛……可以考虑‘昏倒’吧。”
            “‘中暑’也不错啊。”
            “也可以‘触电’!”
            “任何一种‘休克’,都很像样吧。”
            大家都兴致勃勃的努力回答着,一付决心要争夺‘今日倒霉冠军’宝座的样子。
            唉,只不过是想要从人生的教室里、翘课个半天一天而已,竟然要出动到“触电”、“休克”这些辛苦又难看的高难度绝技吗?
            上帝的校规可真严娜。

    翘课必须讲究乐趣

            浮现在我脑海的答案,可没有这么严重。
            “向人生请假的方法”……我认为,只要“喝醉”就可以了。
    虽然仔细的计较起来,要达到“喝醉”的效果,总是比“昏倒”或“中暑”所花费的成本要高一些。可是一旦比较一下两者所带来的乐趣,应该就会立刻觉得“喝醉”还是很划算的事——
            “昏倒”以及“中暑”这一类的动作,再怎么达到了巅峰的境界,也不过就是像金字塔里面的木乃伊、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绷带线头,而毫无商量余地的摔倒、平平躺在地上而已。
            摔倒的人,当然本身谈不上有什么乐趣,倒霉一点的话,把脸孔摔在小狗的大便上也有可能。
            至于旁观的人,也会觉得很无聊,看见摔倒过程的,唯一乐趣就是可以“啊”的喊一声,音量以及兴奋的程度,都绝对无法跟吃到半截蟑螂的时刻相比。
            可是如果说起“喝醉”这件事的乐趣嘛……明显的优势,立即出现——不但表现的种类繁多,而且旁观者也能够充分见识到各市醉鬼的样本,从而领悟到人类在日常生活中,根本没有好好发挥的惊人喜剧表演力、惊人悲剧表演力、惊人睡着表演力——
            Z、Z、Z、Z、Z……

    打开人生的水龙头

            喝醉以后的表演,困难度往往超过大家的期望——舌头变硬的程度,说外国话的速度,跳舞的勇气,说女朋友长得像包子的勇气,每一种表演,都使得原来很怯懦很黯淡的人,放射出许多不知所云的光芒来。
            原来很乏味的人,说出了埋藏在记忆深处不知多少年的一个破旧又幼稚的笑话……
            每天露出白色牙齿笑嘻嘻的家伙,以沙漠中仙人掌聚集水珠的慢速度,把不知藏在身体里面什么地方的泪水、缓缓凝聚在眼球的表面。

            由于酒醒以后,势必什么也不记得的安全感,大家都哗啦哗啦的扭开了人生的水龙头,知道不管流出来的,是玫瑰色的香水,还是酱油色的胆汁,都将在太阳出来以后,驯服的被人间所蒸发,不会遭到任何证人的指认……
            “我爱你……”,常常在酒醉以后说出,逃过了所有证人的指认……

            然后,就纷纷若无其事的、回到人生的教室里、坐下来,仿佛谁也没有翘课过。
            酒醉这件事,是上帝的校规里面找不到的,是他跟所有学生的默契。

  • 2006-08-11

    请决定床的任务 - [Book]

        “床到底应该有多高?”
        一辈子睡在床上的我们,一旦被问到这样子的问题,免不了像草丛中的兔子,被问到耳朵应该有多长一样,除了自认倒霉的吸吸鼻子以外,完全反应不过来——
        “嘎?……只因为我也有,就要回答这样的问题吗?……真是太倒霉了……”兔子这样想。
        确实是如此。如果用了一辈子的东西,都对我们提出关于它们尺寸的问题的话,人生的啰嗦,将超出我们的想象。
        “我应该多深呢?”马桶这样问……
        “我应该多翘呢?”睫毛这样问……
        “我应不应该再放松一点呢?”裤子拉链这样问……
        “唉呀,真是啰嗦死了。”
        幸好床没有这么啰嗦。我遇到过的床,大都很认命。有时候,认命到自暴自弃的程度。
        “……呃……请问,怎样算是‘自暴自弃’的床呢?”
        “奥,是这样子的——所有没有床架、又没有床脚、仅仅以床垫之状态,赤裸裸瘫在地板上的,都应该被视作是自暴自弃的床。”我回答。

    床铺请勿自暴自弃

        “喂喂,请不要随便冤枉我们吧。”以床垫的方式存在的所谓“床”们,立刻向我提出抗议:
        “自暴自弃这一类的评语,就算要用,也只能用在我们主人的头上。为了提高约会的效率,主人们处心积虑地舍弃了椅子、沙发、床架、这一切有脚的东西,只采用地毯、垫子与床垫,因为唯有在这样布置的房间里,才能最不着痕迹的、把前来约会的对方,从‘坐着’的状态、很自然的转移到‘卧倒’的状态啊。”
        这些没有身高可言的床,所提出的具体说明,令我恍然大悟。
        “哦,只是为了把情人尽速放平,就舍弃了一切有脚的家具吗……以此为人生的目标,确实称得上是自暴自弃了。”我们一起感叹着。
        可是,就像电视上那些法律影集常见的情景,被告一定也有着令人同情的苦衷——
        “嘎?床为什么没有脚?……实在是因为天花板太低了呀,不是故意的啊……”被告甲的回答。
        “唔……原因很简单,没有钱买什么床架啦,椅子啦。与其说是自暴自弃,不如说是有自知之明吧。”被告乙的回答。
        “这样才能确定不会在床底下躲着什么奇怪的人嘛,哈哈哈……要把情人弄上床是很容易的事哪,何必还要依赖没有脚的床哩!”被告丙挤眉弄眼地回答。
        “睡到从床上掉下来也不会痛嘛,笨蛋。”被告丁闭着眼睛回答。

    床被震动的基本高度

        矮的床有很多存在的道理,高的床一定也有很多存在的道理,就像人生一样,矮个子的人有很多活下去的原因,高个子的人也有很多活下去的原因吧。

        只要睡过双层床的上铺,都能够体会床很高的快乐。因为那么靠近天花板,眼睛所及的世界,自然而然变得很单纯——
        “为了让你安心的入睡,我也特地换上了专心的表情哩。”整个天花板仿佛以温顺的语气这样轻声说着。
        睡在双层床的上铺,总觉得伸出手去,就会摸到只在夜里飘近的那个神秘天堂。
        至于不是双层床,却仍然高得吓人的床,最近也有幸睡到了。上床时必须踩着小凳子跳上去,好像逃到快要驶离的火车货箱里的调调。
        “为什么选了这么高的床呢?”我问。
        “床的高度,决定于你想要床震动的程度。”床主人这样回答。
        “那么,床震动的程度,又是决定于什么呢?”
        “床震动的程度嘛……只能决定于当晚床的任务了啊。”
        床主人这样回答。

  •    重新更新了《那些男孩教我的事》mp3的在线收听地址,这次的上传空间是自己申请的,应该在长时间内不会出现听不了的现象了吧……

    一共13个:

    月光男孩
    猫不重要男  
    爱昙花的男生  
    自称是我哥的男生  
    初见萤火虫  
    教我跳探戈的男人  
    跟植物说话的男孩  
    我的宠物男孩  
    小儿麻痹的摩托车骑士  
    教我在游泳池装死的男生  
    沉静的吻者  
    中国拳男孩
    给所有教过我的男孩

    想听的人,在“不乖小王子”里搜索相关文章,就可以听到了,我设置的是“不自动播放”,所以大家要手动播放才行哦。

  • 2006-04-15

    即将诞生性冠军 - [Book]

     

    “一直没有机会跟女生试试看呢,恐怕真的错过了不少事情吧……”

    西班牙血统的高大女孩岡札丽丝,在跟我同班三年后的某一个下午,突然发出了这样一句喟叹。

    那天有风和阳光,是悦人又乏味的加州天气,然而,在这样子的一个感叹句出现以后,老是没变化的阳光,似乎也有了新的生命。

     

    “岡札丽丝,你确实错过了不少事情,女生跟女生之间的可能,多到无法估算的地步,即使是马德里的第一算师,也没办法把这些可能一一列举。”

    我的坦诚回答,令美丽的岡札丽丝更加怅惘。但是不到五秒钟,岡扎丽丝就已经露出了坚毅、又充满希望的眼神——

    “我一定会努力找到合适的女生上床,不再把时间全部花在男生身上!!!”岡扎丽丝,扬起了握紧的拳头。

    天哪,西班牙来的“乱世佳人”。

     

    大家都很想倒戈

     

    类似这样的推论逻辑,已经愈来愈常听见。演完电影《蝴蝶君》的杰瑞米艾伦斯,就说他“很后悔在过去的日子里,没有尝试过男人和男人的关系。也许以后有机会试试吧。”

    夷?这个岡扎丽丝,还有这个杰瑞米艾伦斯,简直就是异性恋政党派出来探口风想投降的代表嘛?!

    当然,如果要比人数多寡的话,同性恋阵营里面,被逼得想要投降到对面去的人绝对是更多——

    “啊,如果能像他们那样谈恋爱,那该有多好?!”

    这种羡慕得要命的声音,在同性恋的扎营区,到处都听得见。

    可是呢,偶尔也会有得意洋洋的大将,在两军阵地敏感的交界线上,神气得踱来踱去。十八世纪在普罗旺斯的惊世骇俗大作家萨德侯爵,就常常写出这样的人物来。

     

    天生就是性冠军

     

    萨德侯爵。多纳蒂安·阿尔封斯·法兰斯瓦·狄·萨得侯爵,在小说《淑女劫》里面,写出一位布雷萨克伯爵。这位伯爵在与男仆接连玩了五次的当口,被女主角泰蕾丝撞见,伯爵特地向目瞪口呆的女主角,发表一下招降宣言:

    “泰蕾丝啊,不要以为我们的结构,和其他男人一样……你们女人的每一种快感,我们都知道,我们都会享受。并且,我们还有我们自己的快感!

    正是这样美妙的复合体,使我们成为世界上对快感最最敏锐地男人,我们是为了领受快感而被创造的最优人种……“

     

    真是吹牛大王,不过蛮感人的。

    快感,大概不能拿来比赛吧?男女的,女女的,男男的,人狗的,人跟牛奶瓶的,猫跟电视机的,应该是各有各的快感,谈不上什么“最优人种”的。

    性的最优人种,是在性当中,不断发现、不断领悟新快感的人种。

    性的最优人种,不可能已经选出来。

    性的最优人种,永远是“即将诞生”。

  • 由于之前和一群永少fans做了一个“不乖书会”(www.caikangyong.com),在上面希望大家也写写自己喜欢的永少推荐的书,以及自己喜欢的永少并没有推荐的书。我自己呢,也写了一些,其中有些比较成文的,就顺水推舟贴到这个blog来了。初衷是想只在这里贴永少推荐的书,所以分类名字就设为“小王子推荐书了”,但后来发现实在有太好的书想让更多人知道,而更多人都不怎么来“不乖书会”,只好在这个分类中,夹杂一些我个人的东西了。

    so,在“小王子推荐书”这块中,并不都是蔡康永推荐的书,标明“狐狸推荐书”的是我个人的喜好,和蔡康永无关,希望不要再引起更多误会了。(不过因为太忙了,也没几篇)

    这一阵工作量特别大(请容我抱怨一下:公关真TM不是人做的工作),以至好久没关心过这里,发现不经常写写狐狸日志,很多初喜欢上蔡康永的人还是对我产生了资深fans曾经对我产生过的误会,在这里我也不再重复了,如果对这个blog或者谁是做这个blog的人有疑惑的人,可以在“狐狸日志”里翻翻以前的旧贴。

    《同情我可以亲我》的更新速度如蚂蚁爬的1%,也请各位多多包涵,睡眠不足精神不济的时候怕输入太多错别字或头晕眼花导致跳错行,严重影响更新质量,误导大家,对不起蔡康永~~

    罗嗦的双子座唠叨完了~我会AZAAZA Fighting厄……请大家耐心等待。

  • 2006-02-20

    老师最好被暗恋 - [Book]

     

    老师,如果不是拿来暗恋的,那到底是要拿来做什么用呢?

     

    整天坐在教室里的我们,由于桌椅摆设的方向,以及整个社会莫名其妙的期望,常常就只好让眼睛,不是降落在写满字的课本上,就是降落在写满字的黑板上。

    而在这两样讨厌的东西之间,流露生命迹象的生物,只有几十个前座同学无表情的后脑,还有一张老师的脸孔而已。

    地球上,即使是头脑最简单的动物,也从来不会有兴趣把眼光停留在呆板的文字上,超过三秒钟。猫咪宁可扑扑滚动的毛线球、狗咪宁可决斗浇水的旋转水洒,只要会动,总是比动也不动一下的文字要讨人喜欢一点。

    于是,在死气沉沉的教室里面,老师当然也就注定了脱颖而出的命运。

     

    把小便送到黑板前

     

    然而,并不是每一个老师,都可以但起“被暗恋”的重任。

    真的要请大家回忆一下的话,无疑可痛恨的老师人数,将会以数倍的比例,遥遥领先可暗恋的老师人数吧——

    爱穿无袖洋装却从来不刮腋毛的物理老师,用吐口水在汤匙里的量、来讲解男生梦遗多寡的生物老师,一笑起来脸上的粉块就噗堵噗堵像受攻击的城墙般砸落在第一排学生桌上的历史老师……

    恐怖的回忆,往往像黑潮一般,在深夜淹向在人生海洋中游来游去的我们。

    对于这些外表与心灵,时常显得奇怪的老师,做学生的我们,即使努力要去暗恋,通常也没有可能。

    一般来说,只要能忍住不当着他们的面呕吐起来,或者不要像费里尼《阿马珂德》的学童那样,用一张接一张卷起来的纸筒,把最后一排同学的小便,现场运输到大胸脯数学老师的脚边……只要能忍住不做这类的事情,老师多半已经很知足,学生也多半可以很自豪了。

    暗恋,似乎并不是在教室这一类的丛林里生存下去的重要技能……

     

    然而,在离开学校以后的漫长人生里,一旦有机会回味一下教室里的空气时,鼻子深呼吸所带来的美好气氛,很少是知识的气氛,也很少是道德的气氛——

    在记忆力留存最久的,是那悬而未决、而且将永远悬而未决的、暗恋的气氛……

     

    他们收起了翅膀

     

    曾经令我们恐怖的、厌憎的、疲惫不堪的老师,愈到后来,都只会显得愈卑小、预可笑、愈可以谅解。

    解决不掉的,依然是那些我们用上课时的每一分每一秒、每一种可能方式去暗恋的、在黑乎乎的黑板前、绽放出光芒的面孔。对我们来说,他们是可恋爱的人,只不过刚好以老师的身份,出现在我们生命的教室里,如同金光闪耀的天使,把翅膀收起来,出现在很多灰尘的马槽里。

     

    老师,如果不是拿来在教室里暗恋的,就是要拿来在回忆里暗恋的吧。

    其余那些怎么样也暗恋不下去的老师嘛……不重要!

     

  • 2006-01-10

    请尽量自己洗澡 - [Book]

     

  • 2005-12-27

    开栏语 - [Book]

    这世界每分钟都有新的生命到来。

    我想在迎接其中一个新生命的时候,

    也顺便跟最原来的我说说话,

    温习一下我最早对这个世界的期望。

  • 2005-12-23

    大象受到性骚扰 - [Book]

        “并非所有的大象,都必须以小男生脱下内裤的方法出现!”——
        你也许不相信,但这确实是我在二轮艺术电影院里面听到的对白。
        当时戏院里放映的,是奇士劳斯基的波兰电影《十诫》。电影院卖出了马拉松戏票,引诱观众连坐十个钟头,把这十部片从《第一诫》到《第十诫》,在一天内看完。
        没有想到的是,才看到《第一诫》,就听见了这么惊人的观众发言,顿时令人有不知后面九诫要如何度过的惶恐。

        我回过头去略微瞄了瞄后排,果然就是那一对由日本男生与澳洲女生组成的情侣。他们俩在开演前已经聊了不少天,因为两人的英语口音都很重,说起来反而特别用力,好像打字机的字母键直接敲在耳膜上的感觉。

    儿子给爸看大象

        《第一诫》的主角,是一对擅长数理的父子。当大约八岁的儿子上床睡觉之后,父亲进来探视,蹲在床边,问儿子:
        “你的大象呢?”
        “睡着了。”儿子笑眯眯的回答,而且把盖在身上的棉被掀开来,给父亲看——
        电影演到这里,毫无值得紧张的地方,却听见后排的日本男生低呼一声:
        “我的天哪!不会做出这种事吧!”
        银幕上的儿子,掀开被以后,把一只布偶大象给他爸爸看看。这时又听见日本男生很压抑地吃吃笑起来,接下来是他的澳洲女友的训诫:
        “别蠢了!并非所有的大象,都必须以小男生脱下内裤的方法出现!”
        这是如同迷一般的警语啊,其中曲折神秘的联系,戏院理有几个人能理解呢?!
        “只有我能解开这个谜!”我这样相信。

    日本象对抗波兰象

        一切都是因为:蜡笔小新。
        日本,在经历过漫画者臼井仪人创造的五岁儿童野原新之助以后,对于大象的认识,已经完全改观。
        俗称蜡笔小新的野原新之助,常常在自己的下半身加画大耳朵和小眼睛,然后以“大象”的气势,出现在家人的面前。
        通常小新的妈妈会以非常暴力的方式做反应。偶尔,则有小新的爸爸脱下裤子,以“长毛象”对抗。
        无辜的大象,在村上春树逼它们穿上高跟鞋以后,再接着又落入了臼井仪人的手中。大象将需要多少年的时间,才能在日本民族的心目中重拾尊严?答案实在难以想象。
        作为《蜡笔小新》读者的我,因此完全能够谅解后排那位日本男生,在面临电影里的爸爸要看“大象睡了没?”,而儿子又乖乖掀开被子的时刻,那种期待又惊骇的心情。

        只是,作为二十世纪末最帮导演之一的奇士劳斯基,再怎么样也没有办法想象:只不过是小孩枕边的一只布偶大象,竟然也还是受到了日本漫画家的连累啊。
        波兰和日本之间,会因此而对彼此增加一丝一毫的亲切感吗?还是互相更觉得莫名其妙哩?就算大象、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吧。

  • 2005-10-10

    恋爱必须节俭 - [Book]

    谈恋爱,必须要节俭。品质一流的恋爱里,什么东西都很珍贵,什么东西都只有一点点。温柔很珍贵,狂野很珍贵、淫荡也很珍贵。都只能有一点点,不能多,一多,就维持不了品质的一流。
    所以谈恋爱的人,必须养成节俭的习惯,千万别要求太多,也别给太多。量增加,质就变差了,爱人的温柔、狂野、忠贞、淫荡,就马上变得腻人了。
     
    谈恋爱,必须要挥霍。品质一流的恋爱,一辈子也不见得能碰上一次。就算万分侥幸的碰上了,也完全不知道能维持多久,也许两三天、也许半年。
    既然不知能过多久,当然就该挥霍的度过,用全心全身去挥霍。你眼前不挥霍,都省起来存着,等有一天你想挥霍了,未必有机会了。
    要像没有明天的死刑囚犯那样挥霍啊。
     
    恋爱中的人哪,你们要节俭。没事就互相送大大小小的礼物,是开始热恋的人,最爱做的事情之一。大到送辆车、小到送朵花,都送得出手。
    所以我劝你们要节俭,不是要你们多送省钱的礼物,而是劝你们节制一下乱送礼的习惯,爱情,就像活生生的树木,会呼吸,也会被虫蛀,会在这截枝干上发芽、会在那截枝干上掉落树叶。爱情是活的、爱情会枯萎,这些才是爱情的容色、爱情的生态、是你们要确切抚触、仔细检视的本体呀。
     
    现在你们弄来一大堆大大小小的礼物,有的亮闪闪挂在树上,有的沉甸甸堆在树下,小灯泡亮啊亮,金银屑到处洒,弄出一棵热闹漂亮的圣诞树来了。
    把爱情弄成棵圣诞树做什么?难道不知道圣诞节只有一天吗?不知道圣诞树是离开大地的尸身吗?当所有漂亮的装饰拆除了以后,是一株死树啊。
    别再把爱情当做圣诞树了。
     
    恋爱中的人啊,你们要挥霍。激烈爱情,是乏味人生的美好假期,就如同乏味学校的寒暑假一样。遇上寒暑假的学生,如果不把宝贵的时间,狠狠的挥霍一阵,哪里会有放假的快感呢?
    同样的道理,在谈恋爱的人生假期里,如果心中存着“节制”的想法,恋爱是谈不好的。比方说:不知不觉漫步到河畔,但为着节俭的原则,恐怕河水会湿坏脚上的鞋子,而不肯涉水行走。或者,碰到了老式的街头冰淇淋小贩,但为着节制的原则,恐怕热量超过应摄取的量,而有礼的拒绝了爱人递过来的美丽冰淇淋。这些,都是很杀风景的行为啊。要跟这样的人谈恋爱,不如去跟一双防水胶靴、或者去跟一只磅秤谈恋爱算了。
    抛弃节制的想法,按本能去挥霍,假期是不用交成绩单的。就算要交,也是交恋爱的成绩单啊,而恋爱考的,正是你挥霍的能力和花样啊。
  • 2005-09-28

    感谢Xue Chen - [Book]

    突然间就更新了10篇文章,这都要感谢Xuechen了。(http://spaces.msn.com/members/caikangyong/)

    从大四开始到现在工作了,我整天整天都不知在忙碌些什么,虽然重新开始了更新工作,但速度始终跟不上来。

    很开心在上海的某个角落,有一个人跟我做着同样的事情,也是那样一个感性的人。蔡康永至于TA,也是在特殊时期出现的有特别意义的一个符号吧。

    这一年,出现了许许多多的人,雪、瞳瞳、河马、轩辕……(包括一些记者朋友,我不一一赘述了),现在,加上Xuechen,大家都竭尽所能地为着永少——莫如说,为自己心中的一个寄托——努力着……我不再有最初的一厢情愿和前一年孤军奋战的委屈。

    大家一起,再继续努力吧,虽然过程中会有一些摩擦、误会,但我们的心意都是一致的,相信包括永少在内,不管心里面有着多少淡淡的寂寞和忧愁,我们始终都要带着温柔的笑容去寻开心哈~

  • 谈恋爱的时候,要多用答录机。理由,是这样子的——等你警觉到快分手的时候,对方通常也会很警觉的、不再说甜言蜜语了,这时你再要为对方的凉薄,进行搜证工作,就难得多了,如果你能居安思危的,收藏几段关键的录音留话,物证就很齐全。至于,要向哪个庭上提证控诉嘛……我想……也只有向朋友的答录机了吧。朋友的耳朵是没有兴趣的。
     
    谈恋爱的时候,要少用答录机。情况,是这样子的——如果是带了约会的对象回家,当晚,就切忌在对方面前听你的答录机,因为事情就是会有这样凑巧:你三百年没联络的旧情人,或者你明明没给电话号码的一夜之欢,就是会凑巧挑这天在答录机上给你留段话。
    又设若,情况已经是,现任情人有你的钥匙,能够自由进出的话,答录机就更恐怖了,那就等于,你的现任情人正不定时收听以“你”为主题的“交友关系特别报导”或者“走过从前”这样一个广播节目呀。
     
    答录机,是有利于爱情的。因为恋爱中的人,总是喜欢讲自己,讲自己的梦、讲自己的家庭、讲自己的个性、讲自己的过去。是的,恋爱先天上就是这样自私的事,所以如果你要做个好爱人,你就要学着常常忘掉自己、学着多聆听。而答录机,是训练聆听的好工具。不像电话,电话起码还给了你开口说话的机会。
     
    答录机,是有害于爱情的。有一次我刚走进门,答录机已经启动了,我来不及关掉,就赶紧先拿起话筒,和对方说话,开始时说得很快乐,后来就不快乐了,再后来呢,就揭露了某些不可克服的困难,再后来呢,我们的关系竟也就在电话里中止了。我挂了电话以后,当然没去注意答录机还开着,也不知道刚刚那段对话都录下来了。一直到第二天回家,按下答录机的收听键时,才愕然发现这个错误。我重新听了一遍这段从快乐到不快乐的对话,我听见对方从亲密到冷淡,我听见自己从亲密到冷淡,我亲耳鉴定了这场关系由热烈到破裂的过程。我被再一次,耳提面命了爱情的突兀、鲁莽、没有道理。
    这类认知,对我的爱情,过去的或者未来的,当然都是有害的。可以不归咎给答录机吗?
     
    恋爱中的人,要用答录机,不用答录机,情话说不完。
     
    恋爱中的人,别用答录机,一用答录机,说错不能改。
    Typed by Xuechen
  • 谈恋爱,一定要有对象。就好象,你开一场大提琴的演奏会,就一定要有听众观众。如果都没有人在现场听见看见,那么,即使你真的演奏了一整晚的大提琴,也只等于一场记不住的梦。你流汗、磨破皮,才奏出来的每一个音,都在刹那间消失无踪,在缺乏耳闻证人的情况下,这每一个音,都等于从来没有出现在世上过。
    当然,你可以录音存证,但是,演奏者和爱人者、聆听者和被爱者,都能轻易分辨出,现场演奏,与现场演奏的录音,根本是不相干的两回事。
    录音,是演奏的遗蜕,如同情书,是恋爱的遗蜕。
     
    谈恋爱,一定不要有对象。一旦有了确切的对象,这爱情就会沦为牛奶盒,势必得盖上“有效期限”的戳印了。
    所有不朽的神,都没有形体的,只有在被贬谪的时候,才被迫负担一具终将腐坏的肉身。想想看观音、释迦、耶稣吧,当他们走向不朽之前,都曾经何等辛苦的拆解、丢弃、毁坏他们的肉身啊。
     
    谈恋爱,一定要有对象。没有对象的恋爱者,就仿佛没有监狱的犯人——虽然免除了被囚禁的痛苦,但总觉得枉自担了一个虚名,没头没脑的,被世界善意的恶作剧了。
     
    谈恋爱,一定不要有对象。就算你坚持要找个对象,那也是你自己骗自己——你宣称热恋狂爱的那个人,永远不会等于你心中热恋狂爱的那个人。你所谓的“那个人”只是一个供你发挥想象力的名字,一组供你赋予表情声音的五官罢了。
    为什么说“因误会而结合”?为什么会“因了解而分开”?就是因为这样了,恋爱根本有先天性“指认错误”的倾向,根本是因误认而造成的误会,根本不能当真,一当真就穿帮,一穿帮就玩不下去了。
     
    谈恋爱,一定要有对象。没有听说过哪个耗一辈子在少林木人巷里头练功夫,能练成一代宗师的。完全不跟活人过招,就练成盖世武功的,绝对算得上是奇才,但也绝对算不得是大侠的。
     
    谈恋爱,一定不要有对象。爱情是造物者的神奇作品,就像树木、星辰、海洋。你一旦开始把树木、星辰、海洋拍了照,裱起来,挂在墙上,你对造物之心的领略,就开始不再纯粹、不再专注了;每多拍一张照,就多分散一丝你原本完整的心神。
    你恋爱的那许许多多对象,无非就是这许许多多张让你分心的照片了。对于恋爱,你也将从此失去完整的心,如同在人类的图书馆里,你从此找不到完整的“文学”,只找到一册一册的诗、小杂文。
    Typed by Xuechen
  • 所爱的人,魅力越大越好。魅力越大,情敌才会越多。情敌越多,才越有机会显出你自己的好处来。因为没有人是完美的,你要突显你的优点,就最好找到具备了相应缺点的情敌,来做你的对照组。
     
    从这个需求来考虑,情敌当然要多,这样可供你选择的对照组样本才多,万一你是个优点并不很多的人,(通常你是),起码你还是有机会挤入某些冷门项目的决赛。
    情敌很多样化,这是爱人魅力大的好处之一。
     
    所爱的人,魅力越小越好。魅力又不是胸围、又不是房子,何必要越大越好!?
    爱人的魅力,不同于明星的魅力。明星的那种魅力、只要能激发你对“亲近时那种幸福状态”的想象就可以了,此种魅力火网需大、火力要强,但只需如节庆烟火之亮丽眩人,不需持久、牢固。
    可是爱人的魅力不一样。爱人的魅力,除了激发你对“亲近时那种幸福状态”的想象外,还必须真的能迫使你追求那幸福、能敦促你实践那幸福、能支撑你守护那幸福。
     
    这种魅力,波及范围不必广,笼罩你所有感官就够了。引燃那瞬间的强度,也只需亮到你生命暗夜中的一根火柴即可。
    但这魅力必须顽固不灭,如利箭穿肉以后,久久不能愈合、愈合也仍留疤的小小伤口。
    所以爱人的魅力宜小——小型、集中、永续、到你吃不消为止。
     
    所爱的人,魅力越大越好。爱人既是我们失落已久、终于寻到的另外一半,则爱人之光芒大小,势必与我们自身的光芒成正比。
    我们每个人都暗暗希望自己有巨大的魅力,可是正如大家所心照不宣的,我们多半是暗淡的人,过马路时除非被撞死,没有人会多瞄我们一眼。
    我们拥有的魅力,不及我们所奢望的十分之一。
    那么,当上帝赐给我们另外一半的时候,其实也就是赐给了我们一次扩充自身魅力的机会呀。
    这也就是为什么一谈恋爱,人会立刻变得容光焕发的原因,是我们的另一半,把光灌输给我们了。人一生这样的机会不过几次,选取所爱的时候,怎能不取魅力强大者?!
     
    所爱的人,魅力越小越好。爱情是不需分享、不必分享、根本不该打算与人分享的事情。
    爱人也不是拿来炫耀的,炫耀爱人所得到的乐趣,不是爱情的乐趣。充其量,只能算是“成功”所带来的乐趣。
    魅力巨大的人,当然也可能同时是好的爱人。可是,魅力巨大的爱人,很容易让我们忍不住要炫耀,引诱我们享受炫耀的乐趣,而疏于省视光芒背后、那个我们应该以爱相待、而非以珍藏相待的、我们的爱人。
    以炫耀取胜的爱情,最后会莫名其妙的萎缩、像法国电影《美得过火》的故事那样,爱人巨大的魅力,终于成为爱情的障碍物。
    Typed by Xuechen